精选推荐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名人名言

乡音

发布时间:2019-12-04

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,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小时候背这首诗时,只是觉得它琅〦琅上口;γ长大离开故々乡】后,才知道这首诗中蕴藏着对乡音的一份执著、怀念与呼唤。乡音难改,它奔流在每一个游子的血管里,种子一样发芽、扎根。
  
  我出生于辽河平原,呀呀学语后便拥有了一口土得掉渣的方言,í以至离乡去读大学时,常常因自己操着一口方言而招致同学们的讪笑。那一刻,我觉得乡音是那么的卑微和无助,就像乡间未曾见过世面的老少爷们。为了融入群体,我偷偷地学城里人的洋腔洋调。但乡音已经在我的体内牢固地扎下了根,我的“洋话&rdqΩuo;学得不伦不类,落得个邯≈郸学步的结果。大学毕业后,因工作关系我经常天南海北地跑,于是各地的方μ言相继闯进耳′畔,学来学去,我终于四六不靠,一嘴的南腔北调๑!
  
  年龄的增长,‖∠阅历的增○多,使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虚荣与可笑——为什么要抛弃乡音而去迎和别人呢?干·嘛为难已经涌入血脉的乡音?所以每到↑一个新地方,尽管我嘴上●说着一两句方言俚语,内心深处却充满了愧疚和乡愁,“客里清愁无可奈,ν卧听☠檐溜泻秋声”。
  
  一次,我出差到呼和浩特┖。走在陌生的大街上,听着陌生的语言,看◈着陌生的面孔,心里真有一种客居他乡、孤苦伶仃的凄凉、寂寞感。在市中心广场歇息时,一句熟稔的辽南话蓦然传入耳畔Θ!惊喜地举目四望,见一位中年妇女正在给身边的小姑娘讲解广场奔马雕塑的含义!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,像大海中的落难者突然看到了舢板一样与她们兴奋地攀谈起来!熟悉♡的乡音瞬间驱散了我心头的凄凉Ⅸ与孤独,一缕阳光暖暖地照亮了我的心房!那位大嫂也高兴得不得了,机关枪似的问这问那κ——她随夫从鞍山迁居呼市已五年有余,在这塞外边♨陲很少能碰上老乡—&mdash⿷;她兴奋得竟忘了介绍自己,但我从∧她的眼眶中,分明看到了一种晶莹的☑液体在闪动!这是对乡音的追忆¥和问候啊!还有一次,我到内蒙◎草原去收购皮张,15天的差期,我∏△像是被判了15年徒刑:听不懂一句蒙语。巧的是〆,当我深入一个叫“乌兰奥都”的小镇时,竟在那里遇到了一位鞍山籍的皮毛商!久违的乡音重又响彻▲耳й畔,犹←如天籁之音在辽阔的草@原上奏响!那位大哥说死也不放我走▌,拉着我进了蒙古包。马奶酒,手扒肉,奶酪,奶茶泡炒米,喝得是天高地阔,吃得是山高水长,⿶“酒酣胸胆尚开张”,红光满面,一腔豪情,大有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的威武豪气!——当然,不为这酒,不为╯╰这肉Φ,而纯粹是为了这一腔难以割舍的☉乡音!
  
  那一刻,我真真切切地懂得了在这个世界上,真有比金子还要贵上几千倍∠、几万倍的东西!
  
  乡音,这种带着铜质的☆声音经过了岁月的打磨,愈发鲜亮而青葱,○为游子在异地δ他乡撑起了一方晴И空和大写的人生!“美不美,家乡水;ↅ亲不亲,故乡人”,乡音,不正是滋养故乡的一腔血管吗?不正是故乡人用祖祖辈辈°゜的乡情滋养出来的一种刻骨铭心的乡土文化吗?
  
  人事倥偬,乡音难改!

ω

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▎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