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伤感日志

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

有朋友跟我说,她喜欢故事,因为故事总有一些情节是我们经常所期←待而生活中所无法给予的。她问我为什么不去写小说,不去编故事,一个心思那么细腻的人写的东西总容易引起人的共鸣的。我也喜欢故事,然而永远也写不出好的故事。

因为我知道当我们相信一个故事在开始时,⿺其实它便已经意味着结尾!

当迷恋⺌与不舍时,便是开始。&ld┐quo;一身诗意千寻↕瀑”又如何,█“红酥手,黄藤酒”醉了的又是谁,“杨柳岸,晓风残☆∪月”送走的除了那风流柳词人还有什么?千篇℃一律般的情绪惹└恼了多少文人孤客,又缔造着多少词风诗意,“闻君有两意,特≈来相别¤离”,多ё-是不︹︺︻舍与留恋。行走在故事的字里行间,看着那一个个过¨去的真实转变到₪큐的如今的不现实后,末了却还得用一句古人的“昨日西风雕碧树”来感叹。

一切的惬意与不如意,一切的历史与流言,最终变成了的只是那一页页的被∝后人翻烂泛黄的纸张上的故事,许能得稍许同情与共鸣或欣赏!千百年后有诸多颗情绪泛滥的心,想来也是一种成就了。

当迷茫与惆怅时,便是开始。我们阅读着故事,想象着当时的情境,再与如今进行对比,一切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,唯一所欠缺的或许只是如今的更直接™,过往的委婉与浪漫吧。“仰天长啸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是时代的造就还是个人主义的完美体现?他们故事最终的结尾得需我们去臆测,而每每到此时便又是一Ⅹ个新的开始,谁∏知什么是尾什么是首?都说人生是一个圆,在赤裸裸的来去间徘徊,迷路只是通向最终的那条较远或较近的罢了。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迷茫与惆怅?只是在被动或主动的经历更多。

当翘首期待时,不可避免的,故事再次的开始它那神奇的┛造梦功能。♂“云中谁寄锦书来”,一颗心悬挂在西楼阁台,望天♂出神的是那一个清丽出尘的女子。竖耳而听,远方的雁为何迟迟未到,夜风吹起裙♤袂Е,翩翩和着落叶,月不知何时已升起照入阁台。终究是不可免俗的!启承转轴之间的新意换算到如今的时空还剩什么?问今人相思为何物,不见信笺不见诗。一切的遥远距离已不再是过往的无法触及。

套路就这么持续着下去了,谈古说今的节目放的火热吧!我们生╨活在这个充满故事的♀世界里,随时随地的接触着他人的故事的同时又毫无察觉的±演绎ξ着△自身的故事给别人看。每个人⊙都在说着笑着哭着沉默着,皆为看客的≠我们扮演的评论者却是形形色色了。

经常引用的一句话,用在这里‥也不显突兀:我们都回不去了。只因为一直在继续○,而回头所见的故事永远的是别人的,自身的如何能看清,就算看清又如何能更改?当《菜根谭》里故事翻到最后是否有所明悟?“至人只是常”?山野之花开于山野,滨海之鱼长于滨海,一切又何必另寻他处,找其他物事来替代原本之所爱。或许说自身的永远便是最好的,也更为简洁明了吧!

我Г们沉溺在故事的氛围里,何时始何时终又何必知道了。古古今今虽是套路,又哪来一样模板?古人怎知◥后世如何待他们,求得己心安便已是天幸。

我不喜欢写故事,因为每︰一个故事总是作者在生活中感受到的鲜活的例子∟的客观反映Π,而写的再好,在别人眼里有时也只是一句感慨:原来只是故事!然而我又深爱着故事,因为:我喜欢感慨!而这,又是一个故事……

ω ↅ